删帖者北大


author: hjb2722404 head: https://avatars1.githubusercontent.com/u/10215241?v=3&s=460 date: 2016-12-10 title: 删帖者北大 tags: : 北大 言论自由 category: 生活-随笔 status: publish summary: 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


“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

这是来自法国《费加罗报》的名言,而我第一次看到这句话则是在一本书的封面上,这本书详细记录了纽约时报诉警察局长沙利文案,并对言论自由的法律内涵与外延做了深入的探讨。

今天,在北大120周年校庆来临之际,又恰逢五四青年节,我想把这句话送给北大,以此缅怀北大在一百年前的那场青年运动中所展现出的那种为维护国家利益而身先士卒的精神。

至于为什么送这句话,请允许我先为读者朋友总结下最近与北大有关的一系列事件。

1.大概一个月前,一位北大校友在网络上发文,称十几年前北大一位女生因遭到其导师性侵而自杀,要求这位名叫沈阳的教授为这位女生的死负责。

2.这位沈阳教授目前在南京大学文学院任职。

3.文章经舆论发酵后,南京大学文学院发布公告,建议学校撤销沈阳在南大的职务。

4.北大随即发布声明,单方面阐述了当年事情经过:自杀女生追求单身离异的沈阳,沈阳答应了她并与之发生关系,后沈阳提出分手,一段时间后女生自杀身亡。但同时,网络上讨论沈阳事件的文章和帖子大量被删。

5.北大声明发布后,北大在校学生岳昕与其他七八位同学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有关事业单位公开信息的有关规定,申请学校公开当年对该女生自杀事件的调查结论和当年对沈阳的处理相关的报告和会议记录。

6.岳昕在其公众号发文称自己申请信息公开后,学校不但没有公开其要求公开的信息,反而派学院辅导员对其进行深夜约谈,并叫来其家长对其施加压力,想迫使其放弃继续申请信息公开事宜。

7.岳昕遭遇引起舆论对北大这种侵犯学生合法权利,滥用行政权力的作为的一致反对无抗议,多个自媒体和主流媒体媒体平台包括人民日报刊文批评北大的作为并呼吁北大倾听年轻人的声音,保障学生合法权益。

8.截止现在,除了人民日报的那篇不痛不痒的文章外,其他所有参与此事讨论的文章一律被删除。

以上就是整个事件的基本脉络。

在这里,由于缺乏更详实的资料,我们暂时不对北大在沈阳事件中的是非做评价,由于缺乏证据,我们也暂时不对岳昕单方面所述的学院辅导员约谈,让家长施加压力一事做谈论。我们只针对目前确定无疑的事实——删帖——来与北大进行一次单方面对话。

我不知道北大有没有开设过公共关系相关专业或课程,但我知道北大的删帖者们肯定对公关知识一无所之,否则就不会犯危机公关之大忌——封锁消息,拒绝沟通。可以说此次北大删帖者的所作所为几乎可以成为危机公关领域的反面典型。

无论是在沈阳事件暴露后,还是岳昕事件发酵后,他们均采取了利用行政权力迫使媒体平台删帖的做法。如果在这两个事件中,北大没有过错,那他们完全可以利用自身所掌握的资料和资源进行辟谣或公开反驳针对北大的批评,如果北大在这两个事件的处理过程中确实有失职或不妥,公开道歉并进行调查,处分相关责任人,亦可获得公众谅解与认可,维护自身声誉与威信。很可惜,他们采取了掩耳盗铃的方法,拒绝与公众沟通并禁止公众合法讨论,即损害了自身公信力,又涉嫌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有关保障公民言论自由的条款。

我不知道北大社会学有没有群体心理学课程,可我知道北大删帖者对群众心理一无所知。

群体是盲目的和无意识的,也是易催眠和易受煽动的,如果你不能从正面引导,那么他们则会被驱使向对立面。删帖行为人为地将北大与公众对立了起来,也即直接放弃了正面引导的机会,当公众看不到正面引导信息,就会倾向于相信被封锁的信息,哪怕这些信息是谣言和诬陷。而现代通讯工具方便的截图功能又导致这些被封的消息实质上并不会真正停止传播,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无论你原本是黑是白,最后在公众心中你都是黑的,并且很难再洗白。

我不知道北大删帖者有没有起码的历史常识,但我知道他们肯定没有从历史中汲取到兴衰荣辱的规律。

上古洪水泛滥,舜帝派鲧治水,鲧不可谓不忠心,但错误地采取了“堵”的方法,导致洪水的破坏力愈发增强,终至身亡。其子大禹接替其职,采取了疏浚之法,终得治水成功。

纣王杀谏言者比干而终至亡商;始皇帝焚书坑儒,终至二世而亡;唐玄宗用李林甫杨国忠而不听忠言,终至安史之乱盛唐转衰;这三个例子犹如鲧之治水,堵塞逆耳忠言,终至民怨更沸而错失挽救良机。

唐太宗重用谏臣魏徵,而有贞观之治;唐玄宗恢复谏议制度,听得贤臣之逆耳忠言,终得由太平之乱转至开元盛世,此二例则犹如大禹之治水,意见之渠道畅通,民意可得由忠臣之口而得入圣君之耳,方能制定利国利民之策,开创良好的社会局面。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如今北大删帖者面对悠悠众口,不取禹之上策,而行鲧之下策,岂不是事与愿违,聪明反被聪明误。

我不知道北大删帖者对爱校爱国的理解是什么,但我知道,他们的爱校爱国与真正的爱校爱国相背千里。

如果他们爱北大,他们就不会置学校一百二十载来辛苦建立的声誉于不顾,武断采取删帖控制舆论的措施,用官僚主义作风应对法治现实,用封建家长式的权威来损毁学校威信,用滑天下之大稽的手法抹黑先辈们所倡导的"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精神。

沈阳事件本可以作为一个契机,来推动高校完善学术机制与评价机制,彻底根除高校中的性骚扰之痛以及其他弊端,而岳昕等同学的申请信息公开行为也本可以作为推进我国依法治国的一个正面案例,如果利用好这个契机,切实推动了机制改革,普及了依法治国理念,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只可惜北大删帖者错误地认为暴露这些问题是对我国教育事业的伤害,而没有看到上述好处,他们认为护短才是爱国,却不明白知耻而后勇的道理。

一百年前,蔡元培先生领导北大学子为了国家主权奋起抗争的精神至今还鼓舞着我们这一代青年人,而一百年后北大还能否坚守正义感与良心,还能否为了国家法制与教育制度的进步而接受批评与自我批评,全看今日之北大师生如何看待批评,如何定义批评北大的尺度,尺之所短,即其所短,尺之所长,即其所长。